【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7

7.

 

生活中有屋漏偏逢连夜雨,也常有因祸得福的惊喜。

 

大雨倾城而下打乱一切步骤,却也带来一位人见人爱的客人。

 

 

肉嘟嘟的小手握成小小拳头,挥舞着扑到周泽楷的腿上。

 

“叔叔抱,叔叔抱……”

 

正牙牙学语之时的小客人,说话奶声奶气。

 

周泽楷听话地把她抱起来,小藕臂立刻圈住他的脖子,粉嫩嫩的小脸凑上来,窝进颈弯里。

 

感觉分外甜蜜,他眼睛笑得弯了弯,手指戳了戳水蜜桃似的小脸。

 

乖巧地一动不动,只是长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叶修,小人儿得意洋洋。

 

“天!”叶修无语问苍天地瘫坐沙发上,“这么小就知道挑三拣四,不给我抱只让小周抱,哥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喻文州笑看着小人儿跟周泽楷撒娇,语气宠溺得无比自然:“审美要从娃娃抓起呀,对不对啊?”

 

小人儿似听得懂说话,脸蛋儿俏生生地转过来。

 

喻文州被看得心头柔软,走上去捏捏小肉手:“怎么了,又让叔叔抱了?”笑容特别和蔼。

 

王杰希不作声色地递了个布偶长颈鹿给他,喻文州拿在手里晃了晃:“Cindy要给叔叔抱吗?”

 

大眼睛使劲眨巴两下,小手自然地伸过来,喻文州欣喜地把她接过来,长颈鹿塞进怀里以资奖励:“Cindy好乖!”

 

叶修更绝望了:“不仅以貌取人,还见利忘义!”

 

“她今天真的是好给面子了,以前看见生人都很怕生呢。”苏沐橙握着奶瓶从厨房里出来,Cindy听到妈妈的声音,立刻转过头去。

 

“上次少天要抱,把她吓得哭了好久,怎么哄都不好,最后少天也被吓哭了。”想起往事,喻文州忍俊不禁,伸出了手:“让我喂喂看。”

 

苏沐橙把奶瓶交给他,自己在对面坐下来。

 

喻文州倒扣住奶瓶,小手儿立刻丢开长颈鹿抱上来,用嘴含住奶嘴慢慢地吸着,表情专注。

 

好可爱。周泽楷忍不住蹲下来凑近了看。

 

王杰希捡起掉地的布偶,拍去灰尘放回她怀里,向来稳重的脸上有难得的轻柔表情。

 

连叶修都坐直了身体,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小人儿被看得异样,用力猛吸了几口,喻文州忙说:“慢慢喝。”

 

苏沐橙托着腮看着,美丽而温柔的脸庞依然有一丝少女的天真,轻踢叶修的脚:“等下你再抱抱看,她吃饱了会比较乖。”

 

叶修立刻否认:“要是像你,能乖到哪里去?”

 

苏沐橙温柔地笑笑:“比你乖就行呀。”

 

“瞧瞧这出息,”叶修摇头,“拿我做什么标准,难道你也想她十五岁离家出走吗?”看看漂亮的小人儿,天生的小公主,实在不希望她再经历人生风雨。

 

“那有什么?”苏沐橙却不认同,甩开遮住眼角的额发,俏脸明丽而自信,“只要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什么关系?”

 

“你呀,”叶修忍不住上前弹了下她脑袋,“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长不大。”

 

苏沐橙歪过头躲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但看到Cindy喝完奶推开了奶瓶,便转过去把宝贝接过来,放在腿上拍嗝。

 

叶修凑得近些,手指忍不住也触了触小脸。柔软的小家伙,让老男人的心灵也软软的。

 

“还真是挺可爱的,”由衷感慨,“像你小时候。”

 

苏沐橙扑哧一声:“你又没见过我这么小的时候。”

 

“哥会脑补呀。”他理直气壮,手又放到小脑袋上摸了摸头发,软软的,细细的。再放到背上,帮着一起轻拍。

 

“好了。”拍出两个嗝,苏沐橙把Cindy抱起来,交给叶修,“给你。”

 

“别,还是给小周吧,惹她哭就不好了。”避之不及。

 

周泽楷闻声立刻凑近过来,两眼亮晶晶的,满心的期待全部写在脸上。

 

Cindy看见漂亮叔叔,果然又转了过去,没等对方伸出手来,自己就扑过去了。

 

苏沐橙笑得咯咯咯的:“这么亲小周,以后眼光一定比我好。”

 

叶修敲她脑袋:“这话也是你自己说的?也不怕他生气。”

 

苏沐橙一脸甜蜜:“找个比她爸爸还要更好的,这总行了吧?”

 

喻文州这时洗了奶瓶出来,站在小Cindy旁边,一边逗她,一边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Cindy立刻循声看他,眼睛转来转去,又看看周泽楷。两个叔叔,要谁抱好呢?一脸的犹豫不决。

 

“天啊!”叶修扶着脑袋倒下去,“连脚踏两条船都会了!”

 

连王杰希都笑弯了眼睛:“真是可怕的天赋。”

 

苏沐橙捂着嘴:“还得努力打怪升级!”

 

小人儿听不懂大家在笑她,只是跟着咯咯咯地笑,兴高采烈已极,手举得高高的,不安分地摇晃。

 

周泽楷只好抱起来带她四处走走看看。

 

苏沐橙看着,继续刚才的话题:“说是还要两周。这些天打扰你们了。”

 

“怎么会?”喻文州笑,捏着长颈鹿玩,“高兴还来不及。”

 

王杰希嗯了一声,在他旁边坐下来:“明天帮你去看看房子。”

 

苏沐橙感激地看着他:“多谢王队。”

 

百年难遇的大雨名副其实,苏沐橙家的小区好几户房子一层和地下室尽淹。男主人不在家,修理工作群龙无首。

 

好不容易带着孩子投奔附近的酒店,居然客满。好在叶修仍牵挂这个小妹妹,得知消息立刻把她接了过来。

 

苏沐橙揉了揉眼睛。提心吊胆东奔西走了一天,早就疲倦。

 

喻文州善解人意,立刻站起来:“都早点睡吧,昨晚上都没休息好。”

 

熬夜一整晚才接到机,回来又忙里忙外收拾,又修理叶修房间的窗户,到下午才小睡了一会儿,也就两个小时。

 

王杰希帮苏沐橙把放孩子物品的大箱子和背包提起来往里走:“你睡主卧。”

 

“那怎么……”

 

“别不好意思,”喻文州笑着接过话,“我们的房间都小,放下Cindy的东西可够呛。”

 

有了孩子的确再大的房子都塞不下她的东西,苏沐橙羞涩地笑笑。

 

喻文州发号施令:“杰希你睡我房间,叶修你就睡沙发,谁让你出门忘记关窗。”

 

叶修早就已经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嘴上依然逞强:“你们这些晚辈只知爱幼不知尊老,哥太伤心了。小周……”

 

正逗着Cindy的周泽楷转过头来。

 

喻文州忙打岔:“别欺负小周心软,睡沙发是你自食其果。”

 

周泽楷看了眼叶修一脸沧桑的表情,转过头去继续逗Cindy玩。

 

 

王杰希从浴室出来,看到喻文州还坐在窗口看电脑。他走过去把手放在他肩上,问:“还不睡?”

 

喻文州回过头来笑:“给你看我小时候的照片。”

 

把笔记本转过来给他看,照片上的小人不过五六岁,已经生得会识人说话的慧眼。聪明伶俐,令人过目不忘。

 

王杰希在窗台上坐下来:“像你。”

 

喻文州纠正他:“是我,不是像我。”

 

像你。但不是你。

 

王杰希不纠正他。

 

喻文州放端正电脑,继续往下看。从小学至高中,每个阶段每张照片都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

 

照片上的人自小而大,行动各异,情态各异,只是那一双笑眼永远慧黠如一。

 

“我那时候才十六岁……”他感慨。如果是女孩子,可以称得上是花季了。

 

王杰希知道他在想什么,人过三十,总是容易伤春悲秋,谁都不例外。尤其见到一些鲜活的小生命,更觉去日无多。

 

沉默着不出声,陪他看完最后一张。

 

喻文州慵懒地靠上椅背,若有所思。王杰希伸手给他合上了笔记本。

 

喻文州把头转过来,懒洋洋地看向他。照片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慧黠的眼睛,笑意依然,却如染上了一层迷雾,朦胧扑朔。

 

王杰希的心很静很静。

 

他在等喻文州先开口。他们两人在一起,总是喻文州说的多,而王杰希听得多。默契。

 

“杰希……”果然,喻文州开口了。

 

但他低下头,没让他继续说。


TBC


忘了说,我一直不怎么善于回复评论,以前曾被小伙伴点名批评回复偷懒,所以稍微知错改过,不过最近太忙,又打回原形……看到很多评论于我心有戚戚,非常感恩,不过偷懒没回。QVQ 望见谅。

 
评论(36)
热度(134)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