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6

6.

 

王杰希的航班返回B市那天,B市突降暴雨。飞机在近郊上空盘旋数时,最终迫降T市滨海机场。

 

在人山人海的候机厅里随便找了个能下脚的地方,王杰希掏出手机给喻文州打电话。

 

电话刚响一下,喻文州就接起来:“你在哪?”

 

王杰希看了眼四周:“T市。”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几时能飞?”

 

“要看航管局了。你们那里天气怎样?”

 

喻文州叹了口气,极少有的无奈:“已经发布红色警报了,据说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暴雨。”说完轻笑,“也是太多百年一见了,是我们生不逢时吗?”

 

王杰希隔着电话无声一笑:“你先回去吧,别等我了。”转念想想,“还能开车么?”

 

喻文州好笑地反问:“开什么?游车河么?”

 

还是这么伶牙俐齿,叫人无话可接。

 

“你有地方休息吗?”喻文州想到之前航班延误滞留机场的辛苦,刻骨铭心。

 

“我不累。”王杰希避重就轻。

 

喻文州焉能不懂?王杰希不愿说谎,但也不愿说实话让他担心。

 

他微叹气:“那我陪你聊会天吧。”

 

 

听到叶修的房间里传来砰的一声重响,周泽楷像心上被开了一枪。

 

随即传来乒乒乓乓的物体倒塌声,又是接二连三的附加伤害。

 

他不假思索地走进洗手间,打开了通往叶修房间的门,像地狱吹起的狂风立刻卷得他身体后仰。

 

惊雷夹杂闪电爆破似打在房顶,他不禁颤了一下,立刻用力摜紧房门。

 

但那一瞬间的电光火石,已足够让他看清叶修房内的情形:窗户破了个大洞,东西倒了一地。

 

具体有多狼藉,还需进一步确定。

 

他回到房间给喻文州拨电话,提示正在通话中。又给王杰希打电话,得到同样的答复。

 

他最后给叶修打电话——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好不容易买了手机却关机,你、是、逗、我、吗?

 

叶修房里又是一阵稀里哗啦。这次周泽楷能听出是书架上那些书被吹翻的声音。

 

他忍无可忍。为什么没有好好检查一遍每个窗户有没有关紧呢?

 

他重新踏足叶修的房间,打开灯。

 

房间里除了大件的家具没位移,其他的东西都倒得差不多了。如柱的雨从窗洞里打进来,地下积起了一个水潭。

 

书和文具到处都是,墙上挂的壁画摔在地上,和窗户的玻璃碎了一地。电脑已经泡在了水里,估计连CPU都进水了。

 

还好没有插电源,还不至有触电危机。

 

他走过去把被子抱起来,盖到电脑桌上。雨打在布料表面,一下子就洇开一片。他顾不得这些,连推带搡把书桌整个移到床尾。风吹着雨丝把他身上衣服全打湿了。

 

他又去捡东倒西歪的书,捡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塞进床底下。然后,目光定焦在书架上。

 

六层的敞开式书架已经空了一小半。算算体积面积重量,勉强可以试试吧。

 

他擦了下脸上的雨水,走过去推书架。

 

 

看到屏幕上不断翻红延误的航班,喻文州无声地叹了口气,口头上却说:“想不想听一件很好笑的事?”

 

王杰希难得地流露幽默:“如果我说不想,会怎样?”

 

喻文州扑哧一声:“那我会换个不怎么好笑的方式来讲。”

 

他换了个手拿手机:“还记不记得那次我们去看电影?小周被人认出来,叶修带着他跑了。我当时担心有不好的图片传出,就发了条短信给小戴——周泽楷和叶修被拍到合照,如有人发布网络,请立即联系删除。”

 

“嗯。然后呢?”王杰希问。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戴收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嗯……”王杰希有不好的联想。

 

“她立刻回复我:在干吗?”

 

王杰希眼角弯了弯。

 

“我说:在睡觉。”

 

喻文州压着声音笑出来:“我没有胡说嘛,我当时是在睡觉啊!”

 

王杰希忍笑:“你最无辜了!”

 

喻文州扭头看着窗外,提议:“下次再一起去看电影吧。总觉得一起看电影的话,故事情节也会比一个人看有趣。”

 

“嗯。”王杰希低声附和,沉思半晌,又问:“快乐吗?”

 

喻文州心跳忽然快了一拍。

 

视线中是无尽的大雨,淹没满城烟火。

 

王杰希的声音如在耳边,盖过狂风骤雨,低低回响。

 

“嗯……”他答。

 

和你在一起的话。

 

 

在黑暗中听到自己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铃声,周泽楷还以为是一场梦境——电闸不知道什么时候跳掉的,四周一团昏暗。

 

音乐的声音由轻到响,然后又再重头来过一遍。他如梦初醒地揉了揉眼睛。

 

进退两难地侧身看了看用身体抵着的书架。

 

如果现在去接电话的话,风也许会把架子吹倒。雨会再刮进来,地板会被淹湿,然后会腐烂。

 

无动于衷地坐了几分钟,手机铃声终于停了,紧接着楼下的座机应声响起。

 

一定是喻文州、王杰希或者叶修吧。

 

喻文州去机场接王杰希,去了已经有大半天。

 

叶修在图书馆自修,现在也已经过了闭馆的时间。

 

砸在屋顶的雨声并未减小,这一场雨已然淹没全城。

 

他们也许都被困住了吧?

 

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突然有点害怕。

 

用肩推了一把书架站起来。蹲坐已久的腿麻到无感,他在黑暗中无力地站了一会,才勉强扶着墙壁摸进洗手间。

 

铃声一直在响。

 

他从书桌上摸到手机,找出未接来电,回拨。

 

“小周?”叶修的声音,“你在家吗?”

 

“叶修。”他无力地在床上坐下,“你在哪?”

 

“我在图书馆。楼下路都被淹了,今天不闭馆。你在家里吗?”

 

“嗯。”他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

 

“喻文州和王杰希没回来?”

 

“没。”

 

叶修难得地沉默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笑意地问:“一个人怕不怕?”

 

当然不。他否认。却说:“雨好大。”

 

停电了。窗碎了。你的房间湿了。东西都乱了。一切乱套。

 

“手机?”不由自主问。

 

未接来电是陌生号码。

 

“忘记充电了。”叶修自嘲地笑,“还没习惯用手机啊。”

 

那就快点习惯起来啊。

 

“不能和你说了,得把手机还给小方。”

 

“小方?”

 

“前几天来过家里的那个同学。”

 

“……”

 

“刚好碰上的。”叶修说。

 

“呵呵。”他笑了。

 

他就在这时候听到了书架倒地的声音,砰的一声,如山崩地裂。


TBC

 
评论(11)
热度(109)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