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5

5.

 

金九银十,微草投资的项目相继开盘,王杰希作为项目负责人之一连续出差,南来北往如同空中飞人。

 

周泽楷作为四人中唯一的无业者,接替王杰希执掌掌勺,当仁不让。

 

这天傍晚炒菜的时候,家中座机嗡嗡嗡响个不停。

 

这台座机自从周泽楷搬进来未见响过,一直以为只是装饰而已——冷冰冰的金属机械设计,极具迷惑性。

 

他关小火,出去接听。

 

“你好,请问叶修在吗?”悦耳清脆的女声自听筒里传出来。

 

“不在。”

 

“你是他弟弟还是……”

 

“不是。”

 

“呃……”

 

他不过实话实说,却让女孩子不知所措。

 

“我是叶修的同学。”她过了会儿说,“我们刚讨论完课题,我不小心把他的参考书带走了。我想他今晚可能会需要这本书,所以……你能叫他来取吗?或者我给他送过去也行。我知道他住在哪一带,我过去挺顺路的。”

 

他不知道叶修几点回来,他最近经常在图书馆泡到连晚饭都错过。所以,最好的方案是:“你送过来。”

 

“好的。”

 

他报出地址,挂断电话。

 

走回厨房的时候闻到一股浓浓的焦糊味。他忙过去关掉火,可惜为时已晚。

 

用锅铲拨动一下锅中的食物,悉数阵亡,无可救药。

 

泄气。

 

重新起锅,炒了一道翡翠虾仁。

 

翡翠碧绿,虾仁粉嫩,闻闻香味也觉清新可口。这才觉得心情好转,满血复活。

 

叶修的同学不久来到。二十来岁的女孩,娉娉婷婷,落落大方。

 

“你好,我是叶修的同学。”

 

他点点头,开门见山地问:“书?”

 

女孩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交给他,微微一笑:“叶修同学不用手机,联系他还真不方便呢。”

 

他嗯了一声表示认同,不善应酬的认为任务已完,打算关门。

 

但女孩子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们哪里见过吗?我觉得你长得特别眼熟。”

 

他低了低头,转身指指厨房:“我在做饭。”欠身失陪。

 

女孩子忙摆摆手:“抱歉抱歉,打扰你了。那我先走了。拜拜!”

 

到最后,周泽楷发现他忘了说谢谢。

 

晚上喻文州回来给周泽楷带了本联盟内刊。

 

“小戴特地叫我转交给你的,叫你一定要看这期的退役选手特刊。”

 

他拿着随手翻了一下,特刊有退役选手专访、创业故事、再就业指导、心灵鸡汤等等。真好玩。

 

自从退役,他一直没有找到下一步的人生方向。已经闲到自我厌恶。

 

“你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点灵感。”喻文州温和地笑说,“小妮子一定还在为那天说错话内疚呢。”

 

他回想那天的事,不觉她有怎样说错:“没什么的。”真心实意。

 

“我知道。”喻文州松开领带回房去换衣服,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又嘀咕了一句:“她是个好女孩。”

 

叶修果然又回来很晚。

 

周泽楷洗完澡下楼喝水的时候,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看书。日常通勤的背包放在脚边,外套也没有脱,风尘仆仆刚从外面进门的样子。

 

“晚安。”周泽楷转进厨房喝水。

 

“小周,”叶修扬扬手里的书,“今天有人来过吗?”

 

“嗯。”他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又接了一杯,“女的。”

 

叶修合上书,塞回包里。

 

“想不到她还给我送过来,我走到半路才想起来,就干脆去图书馆又借了一本。”他笑语。

 

他事不关己地哦了一声。默默喝水。

 

“看来没有手机还是不行啊,麻烦人家白跑一趟了。”

 

是啊,才知道吗?比如不回来吃饭的时候就可以打个电话交代一声了。周泽楷心想。

 

“买一个吧。”他想不到自己会突然这样说。

 

“好啊。”叶修不假思索地回答。

 

周泽楷愣了一下,和叶修对望了一眼。

 

那人的眼里笑意盈盈的。

 

你是这样的人么?心问。

 

印象中你是极有主见且极固执的。联盟里有天赋的选手哪一个不固执呢?但你的固执还常常在令人啼笑皆非的方面。

 

光为了不用手机这点,不知道多少人抱怨过威胁过嘲笑过,你都不为所动。

 

现在又为什么改变了呢?

 

周泽楷侧过头揉揉眉心:关我什么事呢。此一时彼一时吧。

 

“头疼吗?”

 

听到叶修不乏关心的语气,他用力摇了摇头。捧着茶杯走到沙发边,喻文州拿回来的内刊还放在茶几上,他拿起来阅读。

 

叶修看着他无声一笑,提起包往楼上走。

 

“晚安。”

 

“晚安。”

 

期刊的内容竟然意外有趣。

 

黄少天退役后玩起了帆船,一年之内巡游几大海洋,拿了几块不大不小的奖牌。

 

张佳乐搞起了淘宝店,卖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有早上闹起来就会满地乱跑的座钟,或者做成贝克汉姆样子的充气娃娃……

 

周泽楷想谁会买,拉下去一看销售额吓人。

 

回学校念书的人不在少数,像叶修、林敬言、张新杰……

 

女孩子则多是相夫教子。

 

连楚云秀那样的女中豪杰,国家队参加世邀赛的时候一言能鼎九个男子的巾帼英雄,如今谈起育儿经来竟也头头是道。

 

戴妍琦为什么没有结婚呢?看到女选手那篇的时候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想。

 

她是个好女孩。

 

那个给叶修送书的女孩也是好女孩……

 

再往后看,还有一些创业的故事:李轩开了酒吧,郑轩开了影楼、还有人开了网吧、游戏代理……五花八门。

 

座机电话就在这时候又闹起来了。

 

没事的时候一个月也不见响一次,有事的时候一天就响两次。

 

这里除了叶修个个都有手机,周泽楷揣测这又是找叶修的。

 

接起来,语气很淡:“喂。”

 

“小周?”

 

居然是王杰希。他大感意外,又觉得情理之中。

 

“文州在吗?”

 

“在。”

 

他放下话筒敲响喻文州的房门,指指电话。

 

喻文州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

 

周泽楷自觉地拿着杂志上楼。非礼勿听。

 

喻文州的声音格外温柔:“怎么不打我手机呢?哦,大概是没电了。……挺好的,你呢?那边热么?我们这里……”

 

像他们这样也挺好。周泽楷突然格外清醒地想。

 

何必轰轰烈烈,但只心照不宣。


TBC

 
评论(14)
热度(102)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