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4

4.

 

进入新赛季,大家的工作都忙碌起来,而喻文州更甚。

 

下过几场秋雨,天气凉透。喻文州早晨起床的时候嗓子里总是窝着一把火,讲话声音也哑了。

 

难得周末,他起得依然早。

 

“还上班?”王杰希见他穿着工作日的正装,语气和表情淡淡不满。

 

“没办法,赛季初颁布新规则是最忙的时候,加上小周这事……”

 

周泽楷已单方面决定与联盟解除代言约,又如一颗导弹突袭。只是之前退役炸的多是粉丝,解约炸的是联盟内部。

 

十年代言,哪能说换就换?

 

多少老玩家看他就像看老朋友一样了,多少新玩家是看着他的广告成长起来的,多少观众就算不玩游戏一看到他那张脸也知道荣耀。

 

联盟用他也极顺手。形象佳、技术好、配合度高,这样的代言人哪里再去找?

 

“新闻稿要发,新的代言人要找,还有无数破碎的玻璃心,都得粘吧粘吧给糊上。”喻文州用哑透的声音说说笑笑,又叹口气,“小周也挺不容易。”

 

荣耀第一人的光环就像一件价格不菲的名牌服装,光鲜、华丽,羡煞旁人,但那剪裁合不合体,领口的牌子有多扎人,只有穿的人自己知道。

 

王杰希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多喝点水,别说话了。”

 

喻文州拿起来喝了一口。水温恰到好处,流进身体,五脏六腑都暖透了。

 

王杰希又拿起喻文州的手机,走到房里去拨电话。

 

解锁密码是零七零六。喻文州没有和王杰希说过,但他用手机时从不避讳王杰希,以那个人的聪明看一眼就该猜到了。

 

果然不一会王杰希打完电话出来,说:“我和小戴打了电话,叫她到家里来工作。反正是周六,又不用打卡。”

 

喻文州捧着水杯苦笑:“可是……”

 

“她会先去办公室把资料拷贝了再过来。”

 

一句话把喻文州的犹豫一扫而空。他再无顾忌,喝完了水通体舒畅地靠在沙发上,眯着眼放松。

 

王杰希帮他把水杯拿走,又过来替他松领带。

 

手指碰上领口,喻文州浑身轻颤了一下。睁开眼,王杰希的脸近在咫尺,眸深似海。

 

“回房里再睡一会,别在这睡着又感冒了。”声音很轻,但听得出一丝柔软。

 

魔术师的手指灵巧地替他解开领带结,第一颗纽扣被松开,“她从家里去总部再过来,总得再一个小时。”

 

“嗯。”他决定不在这个人面前做徒劳的逞强。

 

叶修从楼上打着呵欠下来,看见王杰希一个人坐在早餐桌前喝粥,惊讶:“小喻呢?又上班?”

 

王杰希朝喻文州的卧室比个眼神,叶修如释重负:“还好还好。他这人太要强,什么要紧工作犯的着拿命拼。”

 

王杰希不置可否。说到拿命拼的,这里哪一个不是?叶修为了一份电路设计图,好几个晚上不睡觉也是常事。

 

叶修舀了碗粥,坐到王杰希旁边:“小周呢?”

 

这就问到点子上了。

 

现在这群人的早饭都由周泽楷负责。他起得早,把浸泡一晚的米放进电饭煲里煲粥,然后出去跑步,等大家起床的时候正好可以开锅。

 

一开始的时候水和米的比例总是放不对,几周下来也熟能生巧,还会变着花样加一些瑶柱、皮蛋、虾仁、玉米……

 

现在粥煲好了人却不在,蹊跷。

 

喻文州说睡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一分钟都不多,简直张新杰附体。

 

出来的时候嗓子哑得更厉害了,两个眼睛通红通红。

 

不说王杰希,叶修看得都心疼:“怎么不多睡会?”

 

喻文州揉揉眼睛在餐桌前坐下:“都醒了再睡要头疼。”

 

王杰希伸手探他额头:“除了喉咙痛还有哪里不舒服?”

 

喻文州有气无力地摇头:“我是这样体质,一变天就容易感冒。吃颗药就好了。”

 

周泽楷这时推门进来,一身晨跑的运动装帅气阳光,手里提着两个大袋子——同人药房。

 

把东西往喻文州面前桌上一放,说:“吃药。”

 

喻文州笑得快背过气去:“小周,你这是要我当试药小白鼠啊?”

 

伸手翻翻口袋。感冒的、退热的、亮嗓的、咳嗽的……颗粒冲剂中药西药应有尽有。

 

王杰希一边冲热水一边问:“这么早有药房开?”

 

叶修看着大汗淋漓的周泽楷,此中内情不点自明:“一定是跑去城里24小时的大药房了,枪王大大这体能违背宅男定律啊。”

 

周泽楷无视叶修的嘲讽转身上楼冲澡。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受宠若惊地打趣:“叫枪王给我跑腿,这要发上微博得拉多少仇恨?”

 

“你干得还少啊?”叶修吐槽,顺手拿过一包药来给他撕药盒,“上次黄少天来你还不支使人去给你打酱油?——我记得你是吃这种药的吧?”

 

喻文州点点头。叶修亦心细如丝。

 

叶修看了眼说明书,剥出两粒药丸,配合着王杰希的水一左一右递过去:“更不用说,你还让魔术师给你做饭这么多年,让哥给你喂药,这仇恨啊——已经逆天了!”

 

喻文州笑倒:“那这感冒要是还不赶紧药到病除就太不识相了!”

 

“必须的!”

 

戴妍琦来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叶修出门去了图书馆,周泽楷在楼上看书,王杰希在后院剪树枝。

 

喻文州给她开门,爽朗的笑声飞进来,像敲响一串风铃:“喻部,你病了应该好好休息啊,今天是星期六,别工作了!”

 

喻文州弹指敲她脑袋:“你自己想偷懒别赖我。”

 

戴妍琦啧啧舌,换了拖鞋进屋。

 

戴妍琦退役得早,肖时钦退役结婚没多久她也就退役了。当时喻文州刚接手新闻官的工作,不做二想就将她招揽入部。

 

戴妍琦没大没小,玩起来是人来疯,工作起来反应迅速、能力突出。喻文州对下属又关怀备至,两人关系好得异常。

 

联盟里常有熟人跟她打趣:“小戴啊,你现在不萌肖队改萌喻队了?”

 

戴妍琦俏生生翻个大白眼:“关卿何事啊?”

 

喻文州和戴妍琦在书房里整理资料,两个人忙起工作来一下子就忘了时间。等回过神来时,已闻到饭香阵阵。

 

喻文州疲倦地打个呵欠:“先吃饭吧。下午再继续。”

 

戴妍琦站起来左右活动下脖子:“我去看看王队。”

 

走到厨房,豪爽地撸袖子:“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王杰希提着一小碟芡糊画着圈勾芡:“不用,你去外面坐着吧。”

 

戴妍琦嘻嘻一笑,又绕着厨房转了一圈:“喻部每天的便当都好丰盛,据说都是您做的,我早就想来拜访下您这位大厨了!”

 

王杰希礼貌地说:“谢谢,都是家常菜,没什么特别。”

 

“就是家常菜才显功夫,平常的菜做出不平常的味道才是最具水平的!”

 

戴妍琦人美嘴甜,说得王杰希也不由笑了一下。

 

人与人的相遇真是奇妙。王杰希心想。

 

他以前只知道比赛、胜负,对队员男女一视同仁,并不因为柳非是女生就会手下留情。

 

后来遇到喻文州,才发现对待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的说话技巧的。而不同的人,他们说的话做的事,也都有各自有趣的地方。

 

比如戴妍琦,换了以前,他一定不会注意到这个女孩子说话是这样活泼、爽朗,像自带活力永动机的小魔女。

 

喻文州这时从外面进来,逮住年轻的下属把她往外推:“你去楼上叫小周吃饭吧,你不是还有事情要问他吗?”

 

一句话把人愉快地打发走,看着年轻的女孩蹦蹦跳跳地上楼,他转身卷起袖子洗手:“饭够吗?”

 

“够。”王杰希撕了张纸巾递给他,“感冒好点没?”

 

“嗯。”喻文州接过纸巾擦干手,“她饭量小得很,叫她吃也不敢多吃,女孩子爱美……”

 

吃饭的时候,戴妍琦从饭厅的窗户看到后院两棵修得盘亮条顺的罗汉松,吃惊地赞不绝口:“天啊!王队,你不但厨艺高超,这一手修树的功夫更是可以去卖艺啦!你果然是魔术师,这是变戏法出来的吧?”

 

喻文州笑得直咳嗽,背过了身说:“……他还有很多拿手好戏,咳咳。”

 

王杰希一边给他顺气,一边递水杯:“少说话了,咳成这样。”

 

戴妍琦关心地看着:“喻部,你下午还是好好休息吧,剩下那一点我一个人就能搞定。”说完扭头瞪周泽楷:“还不是周队,挑这个节骨眼上退役、解约,那么一摊子事闹心死了。”

 

周泽楷一脸平和地接受指责:“对不起。”

 

戴妍琦像哑了火,闷声拌饭。中间抬头偷看一眼周泽楷,见他还是不紧不慢地吃饭,又扬起笑容来:“对不起,周队,我不该那样说你,我是气糊涂了。”

 

周泽楷温柔地看她:“我知道。”

 

吃完饭,戴妍琦赶着喻文州回房休息,收拾资料告辞。王杰希开车送她。

 

周泽楷在厨房里洗着碗,听到喻文州在房里轻轻咳嗽。

 

擦干净手倒了杯热水敲门进去,床头柜上点着一盏小灯,喻文州捧着平板专注看文件。

 

抽走他手里的平板,简洁下令:“睡觉。”

 

喻文州苦笑求饶:“刚吃了饭哪里睡得着?”

 

也没见你吃几口。想归想,还是温柔地帮他把靠枕扶正,让他坐得舒服些。

 

“那听歌。”

 

喻文州点点头,目光看向桌上手机。

 

他心领神会转身去拿,喻文州随口报出个解锁码。

 

周泽楷滑开屏幕:“生日?”

 

“嗯。”

 

“王的?”

 

低头浅笑:“你知道?”

 

“猜的。”

 

不动声色地一笑,他调出音乐播放器。

 

从来都是喻文州洞若观火,将每个人的心思猜得通透,但现在,他觉得自己也有一点了解喻文州了。


TBC

 
评论(24)
热度(119)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