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2

2.

 

清晨,周泽楷从湖边慢跑回来,喻文州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早安。”

 

“早。”

 

他走进厨房接水,一边喝一边看喻文州熟练地往平底锅里敲进一颗鸡蛋。

 

蛋液沾上锅底,卷着金边呲呲地往外潽。形状完美,香味扑鼻。

 

有了第一个晚上的经验,周泽楷现在看见这些前辈做什么都不觉惊讶。

 

 

前一晚吃了晚饭收了桌子,王杰希捧着笔记本电脑进了书房。他现在在微草做管理工作,参与俱乐部资金运作,主持几个投资项目,赚得比比赛还多。自然人贵事忙,能者多劳。

 

周泽楷帮喻文州把吃不完的食物该丢的丢,该打包的打包,忙完转身,却看到叶修抄起袖子正往洗碗海绵上挤洗洁精。

 

这一惊如雷轰顶。数十下连击,招招会心,并附带僵直判定。

 

叶修的手曾是全联盟数一数二的黄金之手。说得夸张点,人的手比周泽楷的脸面还金贵。

 

现在这双手正若无其事地挤压一块1元店就能买到的海棉,泡沫蜂涌而出,水池里的碗被一个个拿起,油污油腻油垢尽数被擦去,碗被放到清水下冲洗清爽……触目惊心!

 

“小周,把那边两个盘子递给我。”

 

周泽楷转身把灶台上残余的两个盘子拿起来。

 

叶修伸长了手来接,他果断往后退了一步。

 

叶修侧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给我。”

 

不给。

 

“你这孩子……”叶修无奈,走上来抢。

 

周泽楷把手藏到身后,身体后退靠到墙上:“我洗。”

 

叶修把他堵着,手绕到他背后:“听哥的话。”

 

不听。

 

叶修好看的手指扬起来,刮过更加好看的鼻尖,一道浅浅沫痕:“听不听?”

 

周泽楷:“……”

 

喻文州扔完垃圾回来,见状几乎笑倒:“你们俩注意一点,一共没几个盘子,别都摔了啊……”

 

叶修毫不犹豫告状:“你瞧瞧这些后辈,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了,才来第一天就给哥添乱。”

 

喻文州朝周泽楷眨眨眼:“今天他当值,你就让他洗吧,以后也有你洗的时候。”

 

周泽楷怔着,手背擦了擦鼻子,叶修乘机从他手里抢过盘子收入囊中。

 

盘子浸入碗池,泡沫盖过边沿。

 

叶修低着头小声说:“得赶快适应起来啊小周,这个副本可比你想得要难。”

 

 

“……周队?”

 

周泽楷回过神来,看到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

 

“要不要先去冲个澡再来吃早餐?”

 

他点点头,转身想走,又想起件事,向喻文州纠正:“周。”

 

没有队。

 

新副本,新起点。周队已成历史。

 

喻文州眼里掩不住的笑意,说:“那好吧,我就倚老卖老叫你一声小周。”

 

他点点头,觉得这个称呼很好很亲切。

 

 

洗完澡出来,王杰希和喻文州正坐在早餐厅里吃早饭。

 

喻文州低低地说话。王杰希静静地看报纸,不时抬起头来看喻文州一眼,嘴角浮起很淡的笑意。

 

“小周,过来吃早饭吧。”喻文州眼尖地和他打招呼。

 

他走进厨房,流理台上放着一盘早餐三明治。烟肉、鸡蛋配上生菜,卖相可比洋餐厅。

 

“你都吃了吧,不必给叶修留。他最近天天通宵,不到下午楼塌都不会醒。”

 

叶修退役后报考了成人高考,重新进入校园,现在已经念到大四,毕业设计焦头烂额。

 

捧着早餐在桌边坐下,喻文州继续刚才未完的话题:“少天问USO可以平仓了吗?最近油市平稳,风险增大。”

 

王杰希小口饮着咖啡,把报纸翻过一页——周泽楷瞥了一眼:财经早报。

 

“股市没有稳赚不赔,见好就收,就是赢家。”

 

喻文州叹口气:“说来容易做时难。”转头又问周泽楷:“小周炒不炒股?”

 

摇摇头。理财的事,一窍不通。

 

“不炒也好,省得牵肠挂肚。”

 

他嗯了一声,感同身受。父母炒股,常常患得患失。

 

王杰希这时收了报纸站起来,看着喻文州,突然问:“你瘦了?”

 

喻文州吃惊:“这样明显?”

 

周泽楷看他一眼,衬衫的肩线的确有些宽松,说明显倒也未必。

 

“工作很累?”

 

“有点。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能瘦倒是福气,瞧瞧叶修……”说着自己先笑了。

 

周泽楷想起叶修略微虚了一圈的肚腩,也有点忍俊不禁,嘴角微微上翘。

 

“可以乘机买新衣服了。”因祸得福的样子,喻文州笑容餍足。

 

有道理。他点点头。

 

喻文州喝着茶问:“小周要一起去吗?”

 

他这几天倒是空,但上街容易被粉丝围堵。自从宣布退役,疯狂粉丝比巅峰时期还多。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嗯了一声。

 

王杰希收拾妥当,西装革履地出门。

 

喻文州目送他到门口,出声喊住:“少天下个月过来,说要请你吃饭。上次唱歌你没有来,他一晚上都拉长着脸,逢人就说你不给他面子。怎样,还是不肯赏脸?”

 

“行。”回答得毫不犹豫。

 

“这次这样爽快?那个大项目忙完了?”

 

王杰希打开门,回头不紧不慢地看了他一眼:“因为你没问。”

 

喻文州怔了一下,未料到答案这样简单。半晌,笑容从嘴角漫出,溢到眼梢。

 

“路上当心。”

 

王杰希点点头,把门带上。

 

周泽楷就在这一瞬之间有了些了悟。


关于喻文州和他讨论租房的时候,不需要问过王杰希就能做主的自信究竟是从哪里来。


TBC

这么多人跳坑,亚历山大|||自娱自乐写点算点的人,请勿抱期待。

 
评论(30)
热度(130)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