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04

04

 

有关荣耀的遗憾——

 

很多年以后当记者问起喻文州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然功成身退,但脑海里依然能浮现出第七赛季惜败于百花止步四强的那场比赛。

 

对于喻文州来说,比赛是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倒不是说他的好胜心比别人弱,只是他更善于筹谋胜负的过程,而非结果,尤其是在对战百花这样几进总决赛的强队的时候。

 

但是作为上届冠军,剑指卫冕也的确是当时的蓝雨唯一的目标。

 

所以当他们被张佳乐领军的百花打得措手不及错失决赛的时候,那种不甘心、那种怄气依然让喻文州低气压了好几天。

 

他不免想起前一年蓝雨把微草的卫冕之路拦截的时候,不知道王杰希是不是有和他一样的不甘。

 

 

他在总决赛最后一场之前收拾了行李,踏上夏休的旅程。

 

第一站,B市。

 

那一场比赛前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无一例外地锁定了张佳乐。

 

半决赛淘汰蓝雨之后,又一次与冠军奖杯近在咫尺的百花队长,比任何时候都显得雄心勃勃。

 

会赢。他的口气倔强得几乎带着些赌气。

 

职业圈里多的是像张佳乐这样对冠军执着到近乎偏执的人,比如韩文清,或者王杰希。喻文州的确由衷地钦佩这些对手,但他也打心眼里清楚,破釜沉舟永远不会是他的风格。人和人之间,就是有这样的差别。而张佳乐,显然在这条路上走得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远一些。

 

记者席上有人不怕死追问:万一输了呢?

 

喻文州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忍俊不禁地抬头瞥了一眼直播的电子屏幕。也亏得是张佳乐,这要是换了百花缭乱,应该是把这个记者打成筛子了吧。

 

结果张佳乐一反常态的平静,笑嘻嘻的,像他刚进职业圈时那样带着青涩和淘气的狷狂。

 

输了就退役。: P

 

喻文州的胸口一紧。

 

这些年他听过不少张佳乐要退役的传闻,从孙哲平伤退那一年开始,捕风捉影,以假乱真,胡说八道,像模像样,什么类型的都有,但没有一次是出自张佳乐自己之口的。

 

但这一次,真可谓是置之死地了。

 

 

B市的夏天是有名的熔炉,只要不下雨,就一丝风也没有,一片云也看不到,阳光灼在皮肤上,几乎能烧出一个洞来。

 

喻文州还记得前一年总决赛来B市的时候,他们这群来自亚热带的南方人个个都被天气预报说的40度高温给恐吓住。好在俱乐部预备充分,一群人出了酒店就上大巴,下了大巴就进场馆,前后离开空调房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各种防暑降温的工作也都做得到位,连G市有名的凉茶都是连夜空运过来的。

 

但今非昔比。变成了观众的喻文州,提着行李走出首都机场的时候,他很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立刻订下一班飞机离开。

 

热。

 

从脚底窜起来的热,从四面八方捂上来的热,即使头顶一片屋荫,也无处可逃。

 

他顺着长长的队伍挤进出租车,背上衬衫和皮肤溶成一片。

 

有点轻微洁癖的他,尽力地维持着上半身略微前倾的坐姿,以免汗涔涔的背粘上灰不溜秋的椅背。

 

一路前行,腰酸背疼,不由想起了前一年的夏天,刚走出上下九就打到车的他,怎么就能那么没心没肺地靠在车上睡着呢?

 

这一年B市的夏天,到处都是深邃的微草绿。他在酒店办入住手续的时候,被前台顺手推销了一份B市旅游指南,封面闪闪发光的荣耀LOGO。决战紫禁之巅。

 

喻文州蓦然一愣,继而缓缓地笑起来,说谢谢。礼貌周到,风度翩翩。年轻的女前台抬起头,对着他的笑脸愣了半秒,突然回过神来,拿起台面上的身份证啊了一声,一个喻字正要脱口而出,他摇摇头,笑眼眨得亲切。

 

拜托,不想惹来杀身之祸。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蓝雨和微草什么关系,稍微知道点荣耀的B市人都懂。

 

你们没进决赛,真可惜。

 

也就是在B市,才能听到这种透着轻快的可惜。他弯了弯嘴角,不去拆穿这显而易见的客套。

 

 

当晚的比赛座无虚席。

 

喻文州的位置很不错,能很清楚地看得到选手席。两队排兵布阵的时候,他会饶有兴趣地从他们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去解读一些战术安排,如果猜对了,就在心里给自己点个赞。

 

背水一战的百花打得很凶,但微草打得极稳。

 

喻文州看着团队赛时面对百花势如潮涌的攻势依然一步一步缓慢推进的微草,看着在王不留行被Box-1的时候,始终从容不迫稳若泰山的队伍,看着在微草的团队频道下达进攻指令后风云突变的队形,他突然有种凉凉的恐惧感。

 

手机上黄少天的短信雪片一般飞来。

 

队长你看比赛了吗?这个微草,不得了啊……

 

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啊?

 

深不可测!深不可测!

 

卧槽,王杰希这是要逆天。

 

哎哎,张佳乐这是真要退役咯……

 

真特么强!

 

是啊。这是一支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的微草,而在王杰希身边的是比任何人都更信任他的队友。

 

比拥有全联盟最顶尖的王牌更可怕的,是拥有一个最顶尖的王牌团队。

 

喻文州的懊丧感突然汹涌而来,比输了跟百花的一役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算是蓝雨进了总决赛,他也没有自信赢过这样的微草。

 

但,赢不赢得了是一回事,连交手的资格都没有则是另一回事。

 

在海浪般的欢呼声澎湃冲击屋顶的时候,他不乏苦笑地在手机上按下了两个字:可惜。

 

没能领教这样的微草。真可惜。

 

他不知道刚刚获得冠军的王杰希能不能领会他这个可惜的含义。但他想象着被铺天盖地的恭喜短信挤爆手机的同时却看到可惜二字的王杰希的脸上会漾起怎样的表情,像恶作剧得逞似地笑出了声。

 

片刻之后,被水泄不通的人流堵住去路而不得不全称围观了颁奖仪式的喻文州终于亦步亦趋挤到出口,他最后回头看一眼万众瞩目的中心,看到刚刚被簇拥下了颁奖台的王杰希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几乎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对方凌然抬头,视线扫向全场观众席,如雷鸣般的欢呼声随着魔术师的视线绕着场馆四周隆隆滚过。

 

滚到喻文州这个看台的时候,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像被星星射线扫中。

 

他几乎是失笑地对自己的不淡定摇了摇头。

 

他不可能知道我在现场。

 

也不一定是在找我。

 

但口袋里的手机就在这时呜呜地震动起来,伴着被人潮淹没的铃声。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穿越出人群。 

 

室外天壤之别的热浪轰地席卷,恍如隔世。脑门被酷暑震得嗡嗡作响着,屏幕上两个字血一样地烫进眼帘。

 

笑容落下。右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跳动的心口。

 

 

可惜。


TBC

 
评论(18)
热度(58)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