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01

王喻不可逆,私设多。


从黄少天嘴里听到王杰希三个字的时候,喻文州只是眼皮轻轻地抬了一下,抬起头,眉眼轻轻一弯,像二十一岁那时一般轻松无二的笑容就化了开来。

 

 

二十一岁那年在决赛狙击当时如日中天的微草,夺得蓝雨第一个冠军。

 

在选手通道狭路相逢正从比赛室退出的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就是这样轻轻巧巧地笑着伸出了手。

 

承让了,王队。

 

王杰希轻轻地碰了下他的手,用一种不像他那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深思熟虑的沉着审视他的笑脸。

 

我们全力以赴了,但蓝雨表现得更出色。

 

喻文州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联盟中最不适合开玩笑的几个人之一。一刹那略悔自己的失言,继而笑得更深了:真是受宠若惊。

 

那一瞬间洞若观火他的眼睛捕捉到了王杰希不动如山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惊诧。

 

但只是微小的一瞬,很快他就转过头去和他擦肩而过了。

 

 

队长队长,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于锋那边在等我回复呢,你不反对我可就给你填上出席啦。哎,你说我是写男方嘉宾呢还是女方嘉宾呢?其实我们跟他们俩都不算太熟啦,还是写男方嘉宾好了,写女方嘉宾我怕到时和叶修他们一桌又出乱七八糟的幺蛾子啊……

 

被黄少天连珠炮般的一长串问题拉回现实的喻文州认同地点了点头。他咬上柠檬茶的吸管,茶汁有点浓,苦得他皱眉。

 

其实我和男方还挺熟的呢。他想。

 

01

 

还是二十一岁的那个夏天,喻文州走上了街头。

 

联赛夺冠,一夜狂欢。

 

有太多的情绪太多的热闹轰炸过大脑,太多的不真实的恍惚交错了理智。

 

比赛的时候他是冷静的,夺冠的时候他也是冷静的,赛后的记者会、俱乐部的庆功宴、战队的狂欢节目,每一刻他都过分冷静,冷静得仿佛一个置身事外的人,冷静得浅浅笑着,淡然看着,冷静得他有点慌了。

 

为什么喜悦来得那样模糊?

 

明明心中有潮汐般的情绪涌动,却难以交汇,形成一股汪洋,只是浅浅地怂恿,轻轻地骚动,似是而非,隔靴搔痒。

 

一直到走在熙来攘往的上下九,身边人流不息,四方潮起潮落的乡音美丽得像一首风铃的诗,存在的感觉才一点一点回到了身体,然后莫大的喜悦如惊涛骇浪一下子席卷了他。

 

这姗姗来迟的,真实的,狂喜!

 

我们是冠军!

 

狂喜之后,身体才开始察觉疲惫。比赛本来就耗神,一夜未眠之后又恍惚地走了好长一段路,再不休息,简直站着都快睡着了。

 

但他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王杰希。

 

那个男人穿着微草的日常队服,墨绿的身影往人群中一伫,像一株修挺的君子竹。

 

喻文州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们在比赛场上数度交手,但私底下还从未接触过,这次蓝雨横刀夺冠,势同结仇,喻文州觉得这样见面有点尴尬。

 

他扭头想走,王杰希已经径直朝他走过来了。逃是来不及了,他干脆堆起笑容,熟稔地招呼:这么巧啊,王队。

 

嗯。

 

王杰希除了一声嗯就没有下文,看架势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喻文州暗暗咋舌,这是他顶不擅长对付的一类人。

 

他扫了眼王杰希手上提的纸袋,是一家G市老字号的牌子,笑说:给家人带特产呢?

 

女朋友。

 

没有料到从他嘴里听到这个词的喻文州明显地吃了一惊。联盟里大老爷们居多,一个个又都是死宅,别说女朋友,就是连朋友都没几个。王杰希看着是那种一头钻进荣耀里就会忘我的人,喻文州实在很难想象他追女孩的样子。

 

大概是女孩子追他的吧。他不觉扯了扯嘴角。

 

你女朋友喜欢什么?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上下九琳琅满目的招牌,说了声好。

 

 

王杰希的女朋友喜欢甜食,这和喻文州的喜好相同,他熟门熟路地领着王杰希走街串巷,给他介绍了几款馈赠亲友的糕饼。

 

王杰希买东西极干脆,喻文州推荐什么,他便买什么,连价钱都不问。喻文州心笑,这是要把女朋友养胖的节奏。

 

转出店外,喻文州又指着另一家店:这是我们这有名的潮州老婆饼,给“嫂子”带一点吗?

 

他说这话时忍着笑意,讲到嫂子二字,却是忍俊不禁,咬字就有点飘。

 

王杰希还是不作声色,脸上的表情极淡,点点头说:看看吧。

 

这家店的老婆饼极有讲究,口味众多,甜的,咸的,椰蓉,茶末,椒盐,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王杰希每个口味都挑了几个,装了两三盒,放入两个设计典雅的礼品袋。他好像大功告成,郑重地跟喻文州说了声谢谢。

 

喻文州困得要死,忍着好几个呵欠问他:王队还想买点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突然说:送你回去。

 

咦?

 

王杰希说到做到,就算喻文州一再表示俱乐部就在附近,他还是坚持要把他送回去。喻文州觉得在这个人手下做队友一定很辛苦,他的每句话,都有着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他们运气极好,走出步行街,一辆空车就在他们脚边停下。王杰希眼明手快。喻文州有时恨极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我用走的就行。

 

等下回酒店,我不用再拦车。

 

也是。

 

上了车,疲软的身子一沾上舒服的座椅,睡意立刻排山倒海而来,车身一晃,整个人简直轻飘飘的。喻文州强撑着问了几个航班、回程之类的问题,就迷糊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只见计程车的计价器跳在低速那一格,数字高得惊人。

 

那司机也不知道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竟然就放着他的车载着两个客人,自己跑出去溜达了。可怜王杰希坐的是不能开门的左侧,只能看手机打发时间。

 

喻文州抱歉之极,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你应该叫醒我的。

 

如果赶不上飞机,我会叫醒你。

 

喻文州扶着车门的手顿了一下,扭过头就想问“你不是晚上的飞机”,王杰希却把一袋东西递到他面前。

 

拿着。

 

是老婆饼。

 

不是给嫂子的吗?

 

你也喜欢。

 

不容置喙的语气,笃定十足的肯定句。喻文州突然觉得又好笑又无奈,也怪自己太疲惫而没有防备,怎么一下子就被竞争对手看穿了很多呢,这要是换成了比赛,岂不是毫无胜算?

 

他笑着收了东西。

 

谢了,下次请你吃饭吧。

 

目送车子开远,他才想到刚才急着下车,竟忘了付计程车费了。

 

算了,下次看到请他吃顿好的吧。

 

这样想着的他转身回宿舍补觉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

 

和他同住一间房的黄少天正对着那袋老婆饼探头探脑,做贼似的。

 

队长,这里怎么会有盒老婆饼啊?是你买的吗?我能吃吗?那我吃啦我真的吃啦。我先吃哪个好呢?唉?怎么好像都是一个口味的啊……

 

喻文州又是一惊。他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是一个天塌下来不变色的人了,可是一天之内就被王杰希震惊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说女朋友的时候,第二次就是这次。而且这次,他惊诧完了,更觉得一种深深的恐惧。

 

背上凉飕飕的,像睡觉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一盒八个装的老婆饼,清一色的绿茶味。

 

正是他最喜欢的。

 

 

喻文州后来问过王杰希: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个口味?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我会看相。

 

不苟言笑的微草队长有特殊的说话技巧,特别扯谈的事到了他嘴里也特像一回事,所以听的人一般都深信不疑。

 

但是喻文州有一项才能就是不动声色地拆穿别人的西洋镜。所以他就笑眯眯地追问:那王队帮我看看,今年蓝雨还能从你们微草手里拿冠军吗?

 

王杰希顿了顿,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神特别深邃,他不说天机不可泄露, 他说不知是福。

 

喻文州落了笑,不知是福吗?

 

对他们这些玩战术的人来说,知己知彼几乎已成本能,要做到不知,的确比什么都难。如果真有一天,可以放手去不知,轻松做个甩手掌柜,那倒真的是福吧。

 

 

第七赛季蓝雨对微草的首场比赛打得格外激烈,自从蓝雨夺冠以来,两队关系势同水火,粉丝们之间剑拔弩张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火药味从场下一直弥漫到场上。

 

微草的新人刘小别,甫上场就放言单挑黄少天,结果把第一个上场的于锋逼得火力和嘲讽齐开。到了擂台赛黄少天上场的时候,不放过任何嘲讽机会的剑圣即便隔了好几场战斗仍不忘对着刘小别再补刀几句,结果换来的是刘小别在团队赛时一段令人叹为观止的爆发手速。

 

当天的比赛是微草主场,B市的微草粉丝本就高昂的战意简直是被这一爆发引爆,叫喊声震破场馆。

 

出了比赛室,黄少天还意犹未尽。

 

队长队长,你看那个飞刀剑的水平怎么样?我觉得那小子有点嚣张啊,手速倒是挺快的,刚才单挑没觉得,但团赛那段峰值应该超过王杰希了吧?哎队长你说我的峰值比他高还是低啊?

 

喻文州微微笑着,只挑重点地说:当然是少天更棒。

 

那边微草也走出了比赛室,两队队长礼节性握手,喻文州笑得温和妥当:承让了,王队。

 

王杰希脸不变色:多谢指教。

 

喻文州挑了挑眉,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旁边黄少天已经探头探脑地伸手过来,他于是转身去找下一个对手,一边听黄少天对着王杰希叽里咕噜了一大串垃圾话又抛了十来个问题出来,王杰希就淡淡地回了一声“嗯”,再无下文。

 

喻文州突然心情极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和他握手的邓复升讶异地瞪了他一眼。

 

 

记者会结束后,蓝雨全队马不停蹄地赶回酒店,坐大巴去机场。

 

喻文州掏出手机给王杰希发短信:都没机会请你吃饭。

 

喻文州做事面面俱到,手机里早就存了不少联盟选手的号码,王杰希的自然也在其中,但实际并没有联系过,短信发出去的同时他就好笑地想着王杰希不知道能不能猜到这个来自陌生号码的邀请。

 

结果王杰希的回复比他想象得更快,判断也极为精准,不愧是大神。

 

他说:后会有期。 


TBC

 
评论(11)
热度(82)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