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周】草样年华 9

9.

叶修百无聊赖地转着笔。

一旦在心里装进了一个人,一心两用就变成一个很奢侈的技能。

摊开的笔记本合上,又翻开,又合上。如此几次。一个字都没落笔。

 

听到非常微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要不是在万籁俱静的夜里,几乎不会注意。

周六理图藏书室不对外开放,备用钥匙又在叶修手上,会来这里的人只有一个。

叶修翻开了笔记本和参考书,佯装淡定地开始写论文。

妈的。

饶是博古通今的学霸,对这件事也真是没底。这世界的学问有的源自书本,有的得靠实践。而谈恋爱明显是一门实践出真知的学科。叶修在这方面的经验为零。

脚步声停在他的右前方。叶修微笑着抬起头,“小周来啦。”

孬透了!叶修!

 

周泽楷还穿着参加舞会的衬衫西裤,外套一件浅灰色的针织开衫,手上挂着包和大衣。

从没发现一个男生可以把针线衫穿得这么优雅,也从没觉得一个人可以把书包背成时尚单品。

清清亮亮的双眼倒映着台灯的烛火,叶修仿佛能从那团火里看到玩火自焚的自己。

“学姐,”蹦出的开场白莫名其妙,“说,高数,你批。”

叶修无语问苍天地垂下了头。

 

后辈安安静静地坐到了他身边。

从包里取出的书是克里斯特尔父子的Shakespeare's Words: A Glossary and Language Companion。这本书和作者叶修并不陌生,大卫·克里斯特尔的剑桥语言百科全书曾是他书架上的常客。语言学的大师,探究学问的文笔却格外轻松,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是叶修很欣赏的。

记得上一次周泽楷看的书是莎翁的戏剧集,这一次就已经换成了莎翁词典,真是个好学的学生。嘴角不自觉地挂起笑容,叶修颇有一种“不愧是哥看上的人”的得意。

然后他想起上次自习的时候他还念了一首莎士比亚的诗,是哪首来着?

 

两人默默地看着书,一切仿佛平静如常。

“舞会,”叶修没话找话,“好玩吗?”

“嗯。”后辈点了点头。

“小周真受欢迎呢。”

如果灵魂有声音,此刻应该是开启了黄少天模式:叶修你大爷,说点有用的好吗?你这怎么这么像吃醋呢?酸溜溜的够可以啊。

不置可否地笑了,说:“前辈,更加。”

“我吗?不行啊,人老珠黄咯。老板娘——就是你说的那学姐——都说我和老魏就是去凑数的。”

“苏沐橙。”丢过来的话却直指中心。

叶修惊讶地张了张嘴。那个时候他和苏沐橙万众瞩目,但是周泽楷并没有看他们,他有他自己的应接不暇,却原来这小子一直偷偷地在意着呢。

心底有暖流划过。叶修慢慢地笑开来。

 

心情还似暗非明,但手已经率先而行了。

先是搭上了他的肩,周泽楷低垂着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书本的文字。

叶修靠近,搭在肩上的手晃晃悠悠地绕过了纤细的脖子,慢慢地扶上他另一侧的脸颊,然后轻轻按着,把他的头掰过来。

身体前倾了一下,他们的唇就碰在了一起。

 

卧槽卧槽卧槽!黄少天模式的灵魂语者又开始聒噪了,终于亲下去了亲下去了你特么还真亲下去了!你脑子是面做的吗?做事前能先过下脑子吗?卧槽!接下去看你怎么死的!

 

亲吻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没有闭眼,相反,周泽楷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清澈的眸子里叶修的表情几乎能一览无余。

虽然只是很轻柔的,嘴唇的碰触,但叶修几乎能感觉到全身的神经末梢都集中到了唇上。轻柔的,敏感的,凉凉的,麻麻的。

似苦非甜,欲辨难言。

静下了心,仿佛还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亲是亲下去了,但下一步怎么办却不知道,叶修僵硬地一动不动。

对方却突然笑了出来。噗嗤。

叶修表情僵硬,尴尬地想要去死。周泽楷低下了头,头顶轻轻地抵在他的肩上,“叶修。”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嗯。”

“叶修。”又一声。

他的心一下就柔软了下来,双手轻轻地圈住了他。“妈的。”他终于把内心的不安吐了出来,“哥紧张得后背都湿了。”

噗嗤。怀里的人笑得全身都抖了起来。


TBC

 
评论(14)
热度(88)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