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周】草样年华 6

6.

如果说年轻就是允许犯错,那叶修可以自豪地说一句哥还很年轻。

当他高举着背包从人山人海中艰难地挤出308的那一刻,身后那条披荆斩棘过的道路已然无迹可寻。

他讪笑了一声,来不及为自己的唐突决定扼腕,先发了条讯息:在哪?

清脆的短信铃声相距不远,树荫下颀长的身影背风而立,低头看着发光屏幕的侧脸轮廓像被夜色削就的分明。

叶修想人长的帅就是好,随随便便一站就成了风景。你要是这般冷冷清清的性格,配一张王宝强的脸,看谁理你。

看着手机屏幕的人看了短信转过头来,显然叶修不像周泽楷那样扔进人堆里都能扎眼得一眼找着,对方茫然的视线与他擦身而过接着毫不停留地转向他方。

对这个相交不深的后辈,叶修一直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人长得好看就是讨便宜吧,不论怎样第一眼就已厌恶不起来。但此刻对方视而不见的真相却让他好笑又有些心酸,哥是不如你玉树临风但就真的那么平庸?

他苦笑着上前,“下次遇到这种讲座可不可以用你这张脸去帮哥占个座?”

对方惊讶地转过头,歪着脑袋腼腆地笑了一下,手指教室,“你的?”

“你的什么?”明知故问。

“座位。”

佯装遗憾地耸了下肩,“没了呗。”

帅气的脸庞波澜不惊地看着他,欲言又止地低下头去。

他好笑地从他手里抽走手机,快速地打了几个字按下发送:好感动,以后每周给叶修大大占座。然后在后辈对着已发送信息茫然的时候秒回:小周最可爱了。

后辈轻轻地“呵”了一声,叶修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跳出一个省略号。

 

“其实这个讲座哥本科时每年都听,每年都这点料,哲学界真是不思进取极了。”并肩走向理图的时候他说,“小周怎么也对哲学感兴趣?要不要哥讲给你听?一对一教学,绝对因材施教。”

老实点头,“想听。”

他回过头露出一个“理当如此”的表情,“学费呢?”

挑眉,满眼星光,“练手。”

笑得打跌,“陪哥练手?小周这是还没被虐够啊?不过练手也是要收费的哎……”

 

藏书室里依然是夜深人静。

除了物理书架后面细细密密的交谈,像夜雨叮铃。

谈及哲学,叶修能侃极了,黄少天附身也未必能吐出这么多专有名词。存在主义及至权力意志,萨特及至祁克果,叔本华的钟摆理论及至尼采的超人哲学,艰深晦涩的哲学词汇与曲里拐弯的逻辑思维从他嘴里吐出来就像谈天说笑一样容易。

他的学生也是专注而好学的,单手支额,目不转睛,心领神会处还会停下来做笔记。

“恐惧之为恐惧,来自于存在本身,既来自于存在本身,想摆脱可不能了。”叶老师说着指向他的学生,“小周你有什么恐惧的事物吗?”

停下做记录的笔,微微侧头,好看的脸上写着深思熟虑。

叶修笑了一下,“没关系,就算现在不知道,以后也就清楚了,因为当你所恐惧的事情成真的时候,你会陷入一种非常深邃的情绪,叫作绝望。”郑重其事的语气,一板一眼地恐吓着。

面前的学生陷入了更深的沉默,恐吓效果到位的叶老师高兴地鸣金收兵。

“好啦,今天的叶教授哲学讲座就到此为止,哥得去找一本写论文用的书。”抽身离开,在数学书架里转了一圈,精准地找到自己所需的书,又流连地在计算机系的书架里寻觅了一会儿,回到座位的时候,他的学生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之前就看出周泽楷比平时憔悴,但还是拖着他谈了一个多小时的存在主义哲学,而且也挺佩服他竟然没有打瞌睡,没想到一下课就趴了。

叶修轻手轻脚地将书放下,去找田森拿了备用钥匙。

图书馆虽然是12点闭馆,但藏书室是10点锁门。

他在这里自习的次数多了,田森很放心地就把钥匙拿出来,嘴上的念叨却没有省:“好端端的自习教室不去老往我这儿跑……真把这里当幽会场所了?”

 

拿了钥匙的叶修安心地写起开题报告来。

经济系的硕士毕业要求极严,除了平时课堂必须的论文,还需要在主流学术期刊发表至少两篇学术论文,加上毕业论文,一共三篇大论文,负担不轻。

这是他准备的第一篇大论文。本来他已经选好了研究关于席勒的资产定价实证分析的课题——这不甘寂寞的大牛唱衰中国经济多年,叶修早就想写一篇论文叫板一下了——结果刚结束的诺奖直接给人颁了个惊喜,这下研究席勒的论文简直是铺天盖地多如牛毛,叶修一下没了叫板的兴趣。得,哥换题!

纵然满腹经纶,临时改换研究课题也是剥了好一层皮。倒不是不知道写什么,反而是脑中的想法太多,个个都有理,反而没有一个特别有兴趣钻研到底的课题。写了换,换了写,来去已经折腾了三个开题。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他的心情异常宁静,脑中思路清晰得好像用密齿梳梳理过,一经流出就汇聚到笔尖,很快就写了洋洋万字,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理图闭馆的12点了。

把身边的人推醒,叶修整理着两人的文具。

睡意未尽的周泽楷迷迷糊糊的,眼里写满了迷离,然后是迷茫,接着迷惑地问了一声:“几点?”

“12点了,再不走要被锁在里面了。”叶修抄起两人的背包,拎着周泽楷的手把人拖出藏书室。

“晕。”轻声地嘀咕了一句,动作僵硬地扯过自己的包。

“怎么?”

迟疑了一下,还带着睡意的俊脸眉头微蹙, “宵禁。”

离开南区宿舍半年,叶修几乎忘记了南区宿舍雷打不动的12点锁门的禁令。呵呵一笑,他自自然然地脱口而出,“不然今晚去我那睡吧。”


TBC

 
评论(5)
热度(67)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