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周】草样年华 3

本章微韩张

3.

晚上七点半,叶修准时地出现在理科图书馆二楼,不出所料地,他看见了比他更准时的张新杰已经占据了理图二楼靠窗的最佳座位,一手摇着锥形瓶,一手记录着实验数据。

今年大四的化学系高材生、前任学生会秘书长张新杰,也是F大数得着的风云人物。当年顶着化奥赛冠军的光环进入F大的他,曾经创下两学年定量分析实验、有机化学实验、物理化学实验零失误的神话,那一份份漂亮的实验记录至今还在化学系学弟学妹们之间代代流传。

所谓善攻者攻其心与人斗其乐无穷,第二天就是学园杯羽毛球赛半决赛、经济系对阵化学系的世纪大战,不去刺探刺探军情就不是叶修了。

“张新杰,明天比赛你是单打还是双打?”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面不改色,“双打。”

叶修扣了扣桌面,“行啊小张,会唬弄哥了,心真够脏的啊。”声音略响,隔着张桌子正为一道算法题苦手的张佳乐递来疑惑的目光。

“信不信随你。”说罢,继续写实验数据。

叶修干脆在他对面坐下,笑嘻嘻地凑近学他的样子观察实验器皿,“你说,你一个学霸搞个体育比赛还这么认真,何必呢?这种活动么重在参与。”

张新杰头也不抬,嘴角微微一勾,“彼此彼此。”

正说着,曾经的化学系头号人物、现已研一的研究生部主席韩文清出现在他们面前,“叶修,别把你那套脏手段用在这种地方,体育比赛,公平、公正是第一原则。”

“哎哟我说老韩,当年竞选学生会主席输给我的那茬事还记恨着呢?这不是让你做了研究生会主席了么,一人当一次老大,多公平 啊。”话音未落,后面的张佳乐刷地退开椅子站了起来,示威似地重重合上书,狠狠瞪了眼叶修,愤然离去。

本科时竞选输给叶修而当了学生会副主席,进了研究生院又输给韩文清而当了研究生会副主席,万年老二的他,叶修那句“一人当一次老大”得有多刺耳啊!

张佳乐刚下楼,周泽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叶修朝他挥挥手,丢下句“明天赛场见”潇洒离去。韩文清黑着一张脸,隐忍地把一句“快滚”憋了回去,接着像跟习题本较劲似的,一册一册用力摆开。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的动作,眼角瞥一眼楼梯口的那两人,吃惊的“咦”了一声,“那个人,是外院的周泽楷吧。”

“嗯。”

他放下笔,“总觉得……老叶又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那种事你就别操心了。”韩文清翻开了习题本,头也不抬地研读起来,“也该想想你自己的事了。”

哎?张新杰略略吃惊地抬起头,金丝眼镜下的眉眼微微弯了一下,“早想好了。”小声地说着,低下头继续学习。

 

夜晚的理图都是自习的人,没什么人借书,广阔的藏书室里安静得可怕。一盏盏昏黄的顶灯在书架之间穿梭,落下斑驳的光影。

“以为……”轻轻的两个字在幽静的藏书室里说出来格外清脆,周泽楷吓了一跳,后两个字就发得更加小心,“……没人。”

叶修了然,“是没什么人,一般晚上只有一个管理员。到了。”

藏在浩瀚的像走不到尽头的物理学科书架后面的,是高低两层设计的书桌柜,高层的柜面上堆着齐眉高的未经整理归架的书。下层的桌面上,零散地铺了几本。叶修把桌面上的书叠到柜台上,手伸进台面下一拧,一盏小小的台灯霎时照亮了这方寸之地。

帅气的男生眼睛里顿时洒出雀跃之情,不等叶修招呼,就拉了张椅子坐下埋头读起自带的书。

叶修摇摇头,失笑地也去找椅子。

并肩而坐,促狭的空间显得有些拥挤。

他瞥了一眼周泽楷的读物,密密麻麻的英文字铺陈着大段大段的情绪。莎士比亚。天才的大脑判断精准。

想象着不善言谈的青年念起大段大段的抒情来会是怎样的情形,他一心两用地开始奋战论文。

“老叶你怎么又来了!”

毕业后就留校的图书馆管理员田森,推着堆满书籍的推车经过。

叶修挥手赶他。

“都说这里不是给你自习的……哎?你怎么还带了人?”

“哥处对象呢,借个地呗。”

“!”

被处的“对象”此刻若是在喝水,一定已经喷他一脸。

“呸!就你那德性……”田森嘀咕了一句,到底笑着走开了。

叶修翻开参考书,淡定自如,“哥爱说笑,你不会介意吧。”

摇摇头,默默看书。

“虽然哥是有想过要是有对象了就把她带到这里来约会。”

点头,继续看书。

“这里安静,没人打扰,还可以顺便做点坏事什么的……”

专心、无动于衷地看书。

“在书的海洋里,让一堆圣贤看着哥亵渎他们智慧的结晶……”

看书看书。

叶修皱了下眉,放下笔郑重道:“不过这个地方虽然可以用来自习,最好还是不要把外面的书带进来。” 

看书的人终于从书的世界里扬起了头,注意到叶修手上的参考书,漾起笑意,“你的也……”

奸计得逞的某人狡黠地低下头开始写提纲,“是小周的话就没事啦,美人总是有特权的嘛。”

“……”

心情大好的叶修不自觉地念起了脑中仅存的几首莎士比亚的诗之一。

If I could write the beauty of your eyes,
And in fresh numbers number all your graces,
The age to come would say 'This poet lies;
Such heavenly touches ne'er touch'd earthly faces.'(1)

英语的优雅从他嘴里像珍珠一样一颗颗落地,轻轻敲打进某颗安静的心。

说出这惊世骇俗的话的人却毫无自觉,啃着笔头开始为论文愁苦。

安静的气氛又笼罩在徜徉书海的两人。

好久好久,又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

But thou, contracted to thine own bright eyes. '(2)

可是从头到尾专心写作的人啊,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手指微微颤抖着。


TBC


(1)十四行诗第十七

如果我能描绘出你那双目的神韵,
用清新的诗句镌刻你俊美的仪容,
未来的人们会说我的诗虚饰失真,
造化之工永远也画不到凡夫俗生。

(2)十四行诗第一

但你只和你的明眸定情。


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想写两个学霸的爱情

所以这样的叶神我非常满意

调情技能已满点

 
评论(12)
热度(83)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