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7

7.


生活中有屋漏偏逢连夜雨,也常有因祸得福的惊喜。


大雨倾城而下打乱一切步骤,却也带来一位人见人爱的客人。


肉嘟嘟的小手握成小小拳头,挥舞着扑到周泽楷的腿上。


“叔叔抱,叔叔抱……”


正牙牙学语之时的小客人,说话奶声奶气。


周泽楷听话地把她抱起来,小藕臂立刻圈住他的脖子,粉嫩嫩的小脸凑上来,窝进颈弯里。


感觉分外甜蜜,他眼睛笑得弯了弯,手指戳了戳水蜜桃似的小脸。


乖巧地一动不动,只是长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叶修,小人儿得意洋洋。...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6

6.


王杰希的航班返回B市那天,B市突降暴雨。飞机在近郊上空盘旋数时,最终迫降T市滨海机场。


在人山人海的候机厅里随便找了个能下脚的地方,王杰希掏出手机给喻文州打电话。


电话刚响一下,喻文州就接起来:“你在哪?”


王杰希看了眼四周:“T市。”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几时能飞?”


“要看航管局了。你们那里天气怎样?”


喻文州叹了口气,极少有的无奈:“已经发布红色警报了,据说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暴雨。”说完轻笑,“也是太多百年一见了,是我们生不逢时吗?”


王杰...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5

5.


金九银十,微草投资的项目相继开盘,王杰希作为项目负责人之一连续出差,南来北往如同空中飞人。


周泽楷作为四人中唯一的无业者,接替王杰希执掌掌勺,当仁不让。


这天傍晚炒菜的时候,家中座机嗡嗡嗡响个不停。


这台座机自从周泽楷搬进来未见响过,一直以为只是装饰而已——冷冰冰的金属机械设计,极具迷惑性。


他关小火,出去接听。


“你好,请问叶修在吗?”悦耳清脆的女声自听筒里传出来。


“不在。”


“你是他弟弟还是……”


“不是。”...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4

4.


进入新赛季,大家的工作都忙碌起来,而喻文州更甚。


下过几场秋雨,天气凉透。喻文州早晨起床的时候嗓子里总是窝着一把火,讲话声音也哑了。


难得周末,他起得依然早。


“还上班?”王杰希见他穿着工作日的正装,语气和表情淡淡不满。


“没办法,赛季初颁布新规则是最忙的时候,加上小周这事……”


周泽楷已单方面决定与联盟解除代言约,又如一颗导弹突袭。只是之前退役炸的多是粉丝,解约炸的是联盟内部。


十年代言,哪能说换就换?


多少老玩家看他就像看老朋友一样了,多少新...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3

3.


休息日,如约上街。


叶修刚上交了暑期见习报告,心情灿烂,竟然也跟着来,美其名曰劳逸结合。


剩下王杰希一个,是个杰青劳模,情愿在家书写PPT,不愿凑无谓的热闹。


三缺一最没劲了。


喻文州当面不说,临出了门却又借口忘带东西,折返回去。


叶修敲敲前座周泽楷的肩,一脸狡狯笑:“要不要跟哥打个赌,等下王杰希会不会跟出来?”


周泽楷看他一眼,不做声。


这一周相处下来,他对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关系是雾里看花捕到了些轮廓。


这两个人表面上似室友似朋友,距离保持...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2

2.


清晨,周泽楷从湖边慢跑回来,喻文州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早安。”


“早。”


他走进厨房接水,一边喝一边看喻文州熟练地往平底锅里敲进一颗鸡蛋。


蛋液沾上锅底,卷着金边呲呲地往外潽。形状完美,香味扑鼻。


有了第一个晚上的经验,周泽楷现在看见这些前辈做什么都不觉惊讶。


前一晚吃了晚饭收了桌子,王杰希捧着笔记本电脑进了书房。他现在在微草做管理工作,参与俱乐部资金运作,主持几个投资项目,赚得比比赛还多。自然人贵事忙,能者多劳。


周泽楷帮喻...

【王喻/叶周】见云起时 1

· 自给自足的四人同居文=w=

· 王喻不逆


1.


不过是一次偶然的狭路相逢。


B市电视台的过道里,周泽楷被喻文州从后面叫住。


“周队?”


他朝身边的工作人员点点头,示意他们先行。


“好久不见。”喻文州伸出手,昏暗的走道里他的笑容显得格外照人。


伸出手碰了碰,的确也是同感:“很巧。”


喻文州点点头,瞅他背后离去的庞大阵仗,七窍玲珑心大胆猜测:“是录制退役专辑?”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此人精明的眼睛。沉默。...


【叶周/韩张】请君入瓮(下)

·这坑太久了,久到我都有点想不起来最初的思路了|||就是撒把土给自己攒点人品。漏洞较多,望见谅。

(上)


21:00


张新杰见识过不少罪证确凿却仍逍遥法外的罪犯,那些洋洋得意的嘴脸无不千篇一律的令人作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们应该无一幸免不是被韩文清眼中的烈火焚身,就是被张佳乐脑中的枪林弹雨打成筛子。


但张新杰和他们不一样。他相信法律和公义,不管法律收不收拾,他都对平民英雄当义警惩恶扬善替法行道这种事毫无保留地抵制和反对。


但现在他的这种决心有了一点动摇。他十指紧握,咬牙切齿地抠进手心。他想等从这出去后,是要先打叶修的...

【叶周/韩张】请君入瓮 (上)

· 本文为无心做贼的续文(所谓自己给自己写同人什么的就是这样作死><)

· 虽然是现代背景,但其实是架空,组织结构头衔职称均不可考

· 慎入二字,一如既往!


【叶周/韩张】请君入瓮 (上)


“下面宣告本庭对被告人叶修的判决——”


公平正义的法槌庄严落下,脆亮的撞击声在第二法庭沉重地回响。


张新杰警长习惯性地先抬手看了眼时间,比原计划还提前了十分钟结束。他是一个守时如法的人,对此颇为满意地将行程表的计划做了快速的变动,然后转头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说了声:“

【王喻】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04

04


有关荣耀的遗憾——


很多年以后当记者问起喻文州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然功成身退,但脑海里依然能浮现出第七赛季惜败于百花止步四强的那场比赛。


对于喻文州来说,比赛是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倒不是说他的好胜心比别人弱,只是他更善于筹谋胜负的过程,而非结果,尤其是在对战百花这样几进总决赛的强队的时候。


但是作为上届冠军,剑指卫冕也的确是当时的蓝雨唯一的目标。


所以当他们被张佳乐领军的百花打得措手不及错失决赛的时候,那种不甘心、那种怄气依然让喻文州低气压了好几天。


他不免想起前一年蓝雨把微草

【叶周】千江月 (下)

· 本篇有双花插花,和(伪)叶乐助攻,大孙和二翔兄弟私设,慎!


(下)

周府的晚饭极有讲究,又佳节当前宾客在座,更是花多了一倍心思。各式精巧佳饌,络绎不绝地传进来。但闻裙钗环佩叮当,其他一丝声音也没有。

周泽楷陪着叶修坐了左首,便有周夫人的大丫鬟云儿为他们布菜。偶有一两个菜叶修多夹了几筷,周夫人就目示云儿将那道菜移到叶修面前,几次三番下来,他就只敢吃面前几盘。好在本就不饿,若非菜肴着实精美,也确实吃不了太多。

一顿饭寂寂吃完,周老爷先行离去。周夫人才笑说:“我叫老爷不必过来,有他在我们吃得也不爽利,只是老爷说难得贵客到访,不作陪失了礼数。”

叶...

【王喻】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03

03

全明星的后两天都是下午开始活动。黄少天几个早就蓄谋已久要搞两个半日游,以告比赛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对这座祖国西南的美丽城市连个屁大点的印象都没留下的遗憾。

喻文州来K市前已约法三章除了官方活动以外的其他所有活动,他全权不负责。比赛时一年忙到头,做队长劳心劳力,好不容易有这种出工不出力的联盟活动,还不借机偷个浮生半日闲?好在黄少天和于锋胸有成竹,一个顶一个地夸口包在身上。

于是喻文州只和酒店前台拿了一些旅行导览,就随着他们走马观花。滇池是必去的,K市小吃也是必吃的。只是喻文州吃不了辣,且极有自制能力,任由黄少天吃得热火朝天泪流满面痛并快乐着地把那美食捧得天花乱坠,就是不为所动。

第三...

【叶周】千江月 (上)

· 架空古装,私设多

· 武器拟人(或者说原创人物多)

· 慎入


(上)

月近中秋,吴郡周府里梧桐结彩,花灯摇曳。内院之中,三个妙龄少女围着一只红木高凳与凳上的双丫髻女孩儿,正指点着她往一根向南的高枝上挂一盏大如伞蓬的花好月圆如意茜纱灯。

扶着凳子的圆脸女孩儿举头看了一会儿,怏怏地伸了个懒腰,“怎么还没挂上去?我这颈子都仰得疼了。”

一旁鹅蛋脸的少女忙帮她扶住凳子,道:“快别烦霜儿,仔细她分心摔了,看那竹篾子画花你的脸,可有你哭的。”

叫霜儿的少女在上面听见了,噗嗤笑了一声,“你们快别变着法儿引我笑。我这...

【王喻】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01

王喻不可逆,私设多。


从黄少天嘴里听到王杰希三个字的时候,喻文州只是眼皮轻轻地抬了一下,抬起头,眉眼轻轻一弯,像二十一岁那时一般轻松无二的笑容就化了开来。


二十一岁那年在决赛狙击当时如日中天的微草,夺得蓝雨第一个冠军。


在选手通道狭路相逢正从比赛室退出的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就是这样轻轻巧巧地笑着伸出了手。


承让了,王队。


王杰希轻轻地碰了下他的手,用一种不像他那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深思熟虑的沉着审视他的笑脸。


我们全力以赴了,但蓝雨表现得更出色。


喻文州这才想起来这个人...

【叶周/喻黄】无心做贼

本文的叶秋是叶修,非笔误。看在一发完结的份上,故事写得乱七八糟也请都忍了吧。


业余赛车手叶秋踩着懒洋洋的步子踱进了Castle Resort Hotel开张典礼的宴会厅。


他刚刚结束一系列的拉力赛程,意兴阑珊的脸上还披着仿佛南美高原的阳光染下的不健康的棕褐色。宾客们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推门进来的这个在刚结束的南美拉力赛中问鼎——也是亚裔车手在这项历史悠久的顶级赛事中第一次夺冠——的年轻车手,三三两两地向他举起了致敬的酒杯。


叶秋几乎是视若无睹地避开了每个人的致意,犹自站在门口吞云吐雾了一会儿,才在彬彬有礼的服务生上前提醒他禁烟的礼貌微笑中将剩

【叶周】草样年华 周泽楷的场合3-4 End

3.


坐落在湖边的度假村可能是因为刚刚建成的原因,崭新得简直闪闪发光。低矮的草皮,还有些稚嫩的梧桐,没有人烟的整洁的小径。好像包场一样的感觉,让每个人都雀跃不已。


虽然临湖的那排宾馆楼风景奇佳,到各处景点和游乐设施的交通也更便捷,但是对于想要露营而来的大家来说,分散在密林里的独立小木屋则更加新奇和有趣,于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住宿林中木屋。


大少爷楼冠宁豪爽地纡尊降贵亲自驾驶用于园内交通的十六人座观光小巴送他们去星罗棋布的木屋。


送到他们的时候是最后一栋,他把钥匙交给叶修,颇为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他心...

【孙翔中心】草样年华 孙翔的场合 1-14 Fin

大学背景,私设多,主翔昊,有翔周、叶周出没,慎入!!


关于本文背景的一点啰嗦,方便没看过前文的读者:

孙翔、周泽楷:F大英语系二年级生

叶修:F大经济系研一

唐昊:F大新闻系二年级生


1.

孙翔转到英语系,是在大二开学两周以后。

一般人转系,都是大一下半学期递交申请、期末的时候考试、暑假前面试,顺利的话大二开学就能去新的学院报到了。

不过孙翔显然不是一般人。


孙翔是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F大医学院的。

在人山人海的医学院呆了没几天,他就递交了转系申请,并且破天荒地进入了人才济济的经济系入读。

经院的学生对此极有微词,认为系主任老陶一定给孙翔开了后门,...

王喻

王高

叶莫和其他所有叶攻

全职就没萌过不冷的CP……

【叶周】草样年华 周泽楷的场合 2

2.


虽然被经纪人严厉地数落了一番,但是最终还是争取到了七月的头两周休假的批准。至于之后排的满满的连见缝插针的余地都没有的工作安排就先抛之脑后了。


高兴地把这个消息告诉恋人之后,对方回过来的短信却欠揍无比:“看在你这么期待的份上,哥得好好养精蓄锐了。”


我。去。


有点脸红地盯着这条短信,犹豫了下要不要呵他一脸,结果还是默默地按下了删除。


虽然一进入六月中,就是一场连着一场的梅雨,路过每一个教室,经过每一个考场,遇见每一个人,都好像带着丝丝粘粘的暧昧,可能是缠绵的雨季和无休止的考试也传染了大...

【叶周】草样年华 周泽楷的场合 1

大学背景,小周视角,私设,慎入。


1.


夏令营?


听到叶修的话而抬起头来的周泽楷,对上了恋人含着笑意的眼睛。明明是一个在外人(孙翔)嘴里特别欠扁、傲慢、自负、讨厌的家伙,有时却会露出这种意外的温柔的眼神。


好像是怕他没听懂似的,叶修又耐心地解释了一遍理财协会会长楼冠宁为了答谢经济系帮他们举办高校投资大赛,请他们去刚落成没多久的义战度假村夏令营。


末了又不忘命令式的强调:“记得把那两周时间空下来。”


然后仍然不放心地拿起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


“哥还是先帮你把这事记下来,免得我们的周大...

【叶周】草样年华 11

11.

——你们赢了。恭喜。

收到周泽楷的短信的时候,叶修正和经济系的众人在东区的湘菜馆开庆功宴。

魏琛撸着大舌头喊:“再来两箱!喝不完今天一个都不许走!”

包子抱着酒瓶附和:“不许走!不许走!”

乔一帆和安文逸已经几乎趴在桌上了,还眼睁睁地看着后者往两人的杯里倒酒,“一样多了没?又超过了?那你那杯再加一点。”

连陈果都高兴地多喝了两杯,拉着叶修唠唠叨叨地,“叶修我跟你讲,我今天高兴,线代和微积分就不算给你了,高数D,你就给我代高数D!”

叶修把她手里的杯子抽走,扶着她坐下,“那你能再高兴一点不?那样连高数D都不要给我了。”

苏沐橙从他背后绕过来,把陈果的杯子往他嘴边送,“你也...

【叶周】草样年华 10

本章微喻黄


10.

叶修变了。

即使大老爷们如魏琛都迅速感受到了这个F大第一大心脏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莫名的温柔。是的,温柔。

魏琛毛骨悚然地抖了一下,感觉到一种世界末日般的恐惧。


学园杯决赛的那天,座无虚席。

双打、女单和男单1结束后双方打成了总比分3比3平。

最后一场叶修对阵黄少天。

都是喷垃圾话的高手,上场后却难得的安静。


叶修想着的是和周泽楷的约定。因为上次来看比赛而翘了军理课,这次叶修无论如何都不允许他翘课来看比赛,取而代之地提出拿冠军奖杯送给他做礼物。

黄少天想的是对喻文州的承诺。因为经济系的出场阵容早就已经到手,喻文州排兵布...

【叶周】草样年华 9

9.

叶修百无聊赖地转着笔。

一旦在心里装进了一个人,一心两用就变成一个很奢侈的技能。

摊开的笔记本合上,又翻开,又合上。如此几次。一个字都没落笔。


听到非常微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要不是在万籁俱静的夜里,几乎不会注意。

周六理图藏书室不对外开放,备用钥匙又在叶修手上,会来这里的人只有一个。

叶修翻开了笔记本和参考书,佯装淡定地开始写论文。

妈的。

饶是博古通今的学霸,对这件事也真是没底。这世界的学问有的源自书本,有的得靠实践。而谈恋爱明显是一门实践出真知的学科。叶修在这方面的经验为零。

脚步声停在他的右前方。叶修微笑着抬起头,“小周来啦。”

孬透了!叶修!...

【叶周】草样年华 8

8.

天刚亮,周泽楷就回去了。叶修把他送下楼,微笑着说了“再见”,然后转身上楼,爬上床倒头就睡。

一夜地铺,睡得他腰酸背痛,更要命的是,他失眠了,闭上眼,就能看到周泽楷那句“求不得”,关上心还听到他喊“叶修”。

别想太多——那是他对周泽楷说的,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相识不过短短几天,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过的话全部记录下来都写不成一篇千字小说,要说周泽楷喜欢他叶修很觉得自作多情,要说他喜欢周泽楷就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副本一定是哪一步的剧情开错了。


再次醒过来,已是下午3点。

一头扎进荣耀里抢boss的魏琛头也不回地说:“刚你手机响了很久,不知道是谁。”

心咯噔...

【叶周】草样年华 7

7.

推开门,魏琛的大嗓门就从洗手间里传出来:“你去哪了?老夫差点报失踪人口了。”然后在看到周泽楷的那刻,手上毛巾掉到了脚上,“卧槽!老叶你怎么把人拐来了?沐橙知道么?你这也太刁了!老夫真心敬你是条汉子……”

叶修一脚踹上去,“滚去睡你的觉,小周宿舍锁门了,没地方去,哥才收留的。”

魏琛疑神疑鬼状,“就你这比炭还黑的心会做这种好人好事?”

周泽楷站在客厅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唱双簧,目光不动声色地滑过这间两室一厅的研究生宿舍,凌乱,但是干净,客厅整面墙的书架上堆满了书,并排的两台电脑桌上叠着厚厚的作业本,充满了学习的气息。

叶修把他推进洗手间,从洗手台柜子里拿出崭新的买五送一的一板牙...

【叶周】草样年华 6

6.

如果说年轻就是允许犯错,那叶修可以自豪地说一句哥还很年轻。

当他高举着背包从人山人海中艰难地挤出308的那一刻,身后那条披荆斩棘过的道路已然无迹可寻。

他讪笑了一声,来不及为自己的唐突决定扼腕,先发了条讯息:在哪?

清脆的短信铃声相距不远,树荫下颀长的身影背风而立,低头看着发光屏幕的侧脸轮廓像被夜色削就的分明。

叶修想人长的帅就是好,随随便便一站就成了风景。你要是这般冷冷清清的性格,配一张王宝强的脸,看谁理你。

看着手机屏幕的人看了短信转过头来,显然叶修不像周泽楷那样扔进人堆里都能扎眼得一眼找着,对方茫然的视线与他擦身而过接着毫不停留地转向他方。

对这个相交不深的后辈,叶修...

【叶周】草样年华 5

5.

从院系图书馆借书回来的魏琛放下背包,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衣衫不整的叶修,嘴角叼着一根没点的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不时发出猥琐的轻笑。

他一拳捶上去,“老叶你一个人对着电脑傻笑什么呢?”

叶修指着电脑屏幕扭过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文章居然说周泽楷和沐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魏琛嗤笑了一声,转过身去,“就这事?”


自从学园杯半决赛后F大BBS的相关板块——化学系版、经济系版、管理学院版、数学系版、羽毛球版、女孩心声版等——不出意外地被学园杯的讨论屠版了。从技术讨论、男神花痴到裁判黑哨最后演变成化学系和经济系的口水对喷,一连几天楚云秀、苏沐橙等几个斑竹删...

【叶周】草样年华 4

4.

学园杯羽毛球赛是F大每一学年开年的第一大赛事,之后校园歌手大赛、新生辩论赛、足球赛、篮球赛、社团竞赛等才会相继登场,轰轰烈烈一直到年末。

可以说,学园杯是新学年的揭幕战,大家的热情自然空前绝后。

这一天的半决赛又因为有化学VS经济、数学/中文联队(因为数学系没女生)VS管院这样宿命的敌人的对战,吸引了无数的人前往观战。从中午开始,打着“化学威武,霸气雄图”这样的口号旗帜的化学系拉拉队就已经到场,占据赛馆最佳的助威位置,严阵以待。接着经院、数学、管院的拉拉队们也敲锣打鼓地进场了。可以说,决赛都未必有这样的热闹。

化学系和经济系的世仇是从叶修和韩文清的强强争霸开始的,而数学系和管院的...

【叶周】草样年华 3

本章微韩张

3.

晚上七点半,叶修准时地出现在理科图书馆二楼,不出所料地,他看见了比他更准时的张新杰已经占据了理图二楼靠窗的最佳座位,一手摇着锥形瓶,一手记录着实验数据。

今年大四的化学系高材生、前任学生会秘书长张新杰,也是F大数得着的风云人物。当年顶着化奥赛冠军的光环进入F大的他,曾经创下两学年定量分析实验、有机化学实验、物理化学实验零失误的神话,那一份份漂亮的实验记录至今还在化学系学弟学妹们之间代代流传。

所谓善攻者攻其心与人斗其乐无穷,第二天就是学园杯羽毛球赛半决赛、经济系对阵化学系的世纪大战,不去刺探刺探军情就不是叶修了。

“张新杰,明天比赛你是单打还是双打?”

张新杰扶了...

【叶周】草样年华 2

2.

开始的开始,显得那样简单。

F大经济系研究生叶修,和英文系大二帅哥周泽楷,初次交手,隔着两台电脑一根网线。

叶修当然听说过周泽楷。童星出身,拍过不少电影和广告,学习成绩却格外优秀,连续两年当选F大校草,粉丝团人数能绕校园几圈,就连F大一直十分均衡的男女报考比例也因为他的入学一跃变成了40:60,如此人物,饶是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写论文的叶修,也多少有些被“听觉强奸”。

周泽楷自然也知道叶修。前任学生会主席,电竞社社长,号称经济系继W院士之后的第二位天才,虽然不喜欢抛头露面,并且从大四卸任学生会和社团职务后就开始“闭关修炼”,但“哥不在江湖,江湖却到处还有哥的传说”说的就是这...

© 天真無邪|Powered by LOFTER